正月

C罗快到碗里来:

占tag致歉!
希望太太们可以看一下!
大大们要出本还是避开最近年底各部门创收高峰,等年后吧!

魔世•之一 (1)

        因为银燕和剑无极被他们的师傅宫本总司送来学园,所以戮世摩罗是一个人来的。虽然父亲和他们双胞胎嘱咐了很多次,说学园里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俏如来或其他前辈,但是戮世摩罗却不想这样。父亲在自己的幼年时因工作繁忙而缺席,所以长大后对于这个父亲的关照总是抗拒。而自己的大哥作为长子,肩负了下一任中原领导人的责任。戮世摩罗其实很聪明,所以他讨厌父亲放任自己的态度。而父亲提到的那些前辈,以前见到过几次,敌方强势己方弱势的时候将领导人抬出来负责任;而一旦敌对势力被消灭,则多多少少想着分点好处。真正无私为中原着想的前辈其实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所以他对那些前辈也没有什么好感。因此提着大包小包的戮世摩罗在学园门口思考到底去哪里的时候,公子开明非常自来熟的跟他打起了招呼。“嗨嗨,新来的。看你如此迷茫不如跟我一起走。我那边人少,平时都没人说个话。”他一边说一边绕着戮世摩罗兜圈子。戮世摩罗看着他的菠萝头说了一句:“你是魔世的。”“掌声鼓励!”公子开明拍了几下手,“所以要不要来?我绝对欢迎,热烈欢迎,诚挚欢迎。”“啊~,那就麻烦你带路咯。”就这样,戮世摩罗被公子开明拐走了,完全忘了自己的大哥。之后的一周,戮世摩罗就在宿舍打游戏,直到军训的时候才被俏如来见到。而在那一周之内,俏如来因为过度担心拖慢了学习质量,被园长骂惨了。

        戮世摩罗在学园中第二次见到俏如来是在魔世宿舍的聚餐上。过去这是个很小的聚餐,因为正好是魔世的重要节日,他们几个就在一起吃顿饭也就算过了。但是今年不同。首先这次的节日在学园的千年庆典期间,从前的校友都可以参加庆典。所以魔伶早就跟霓裳约好了,要霓裳一起来过,而霓裳也兴奋地拉着哥哥一起去。而俏如来本来只是去找戮世摩罗说几句话的,因为学业一直很繁忙直到庆典才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当俏如来要离开的时候,恰好碰到领着霓裳和上官鸿信进来的魔伶。魔伶见到来者,一眼就认出他是在庆典上表演舞台剧的演员。热情直爽的魔伶本着来者是客邀请了俏如来。“多谢姑娘的好意。但俏如来还有些问题想要请教师尊,先失陪了。”“园长不在。”开口的是上官鸿信。“那我去看看银燕他们。”“银燕被霜叫走了,剑无极在还珠楼,无心有二叔陪着,父亲和那些前辈在回忆过去。”戮世摩罗一开口就堵住了俏如来所有的退路。他其实不愿意见到俏如来,不过让俏如来吃瘪让他觉得更开心,何况这是女士的意愿。于是俏如来也被拖进去了。而上官鸿信本来是不想来的,这种时候他都是跟着师尊的。但今天找遍了学园都没找到师尊,于是就跟着小妹过来了,却意外见到了软萌的师弟。看起来不会那么无聊了。

        魔世宿舍其实很欢乐,因为有公子开明在。“哇,这么多人。”众人一进去就听到公子开明的怪叫。“叫什么叫,没见过人啊!”魔伶直接吼了回去。“你们都带了人让我感觉意外。”公子开明指指坐在沙发上的玄狐和常欣。很明显,常欣就是玄狐那个比剑之外的兴趣了。最后进来的是戮世摩罗:“什么叫都带了人,我可没有。”“啊?俏如来应该是你大哥吧。难道不是你带来的?”听到“大哥”这两个字,戮世摩罗想也没想直接把手上刚买的菠萝朝公子开明扔过去,毫不意外地看到菠萝在他的棍子下改变方向。“俏如来虽然是我大哥,却是公主的客人。开明兽!”

---------TBC----------

有后续,但是还没想好

九届和平•之一

        虽然金光大学园是九届公认的好学园,但是九届之间并不和平。历史上,九届之间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冲突,造成人员伤亡。比如中苗两国就是世仇,还因此阴差阳错地让史艳文藏镜人这对双胞胎站在对立面。在这些冲突造成更大危害之前,就会有人出面,将危机消弭。但是近年来,却是九届历史上少有的和平时期。大约二十年前,九届动荡时期,据传曾有一人出现在战场上,以少胜多大败意欲扩张版图的一方,并一路前进,仅凭一张嘴就让那些将军让路,最后将那国国君说的狗血淋头,不再敢提扩张之事。而另一方由于此人的出现,幸而保存剩余国力,不至覆灭。之后,此人神秘失踪。民间将此事传的神乎其神,说此人是妖星降世,虽弭平祸事,却也让那国君在那之后神情恍惚,行事与之前大相径庭。九届领导人听闻此传说,虽不相信妖星之说,却也都感到震惊。大家纷纷放弃战事,九届因此和平了二十年。

        二十年后,魔世修罗帝国之主帝鬼不信传闻,对中原进行扩张之战;苗疆颢穹孤鸣亦蠢蠢欲动。适逢俏如来即将毕业,被派去中原保卫三界和平。俏如来将所学一一付诸,在帝鬼与颢穹孤鸣之间巧妙周旋,终于帝鬼退回魔世,苗疆亦不再针对中原。有人惊觉此种结果与二十年前的事件相似,感叹果真有人能够仅凭一张嘴让国君态度大变。若是二十年前的神秘人还在,那么这种人就有两个。这个世界果真可怕。只是唯有少数人知道,这种人还有第三个。。。

        在帝鬼回去后第三年,曾经称霸魔世的元邪皇再度降临,意欲一统九届。此次的统一计划中也有让金光大学园臣服。园长对此表示:【】随着战事的加剧,俏如来有些力不从心。虽然有众多同盟的帮助,但是元邪皇实力强大,非是易与。当众人一筹莫展之时,又有一神秘人多次暗中帮助联盟对付魔世。此人行事作风举止形态与二十年前的人如出一辙,更有不知情者将二人当作同一人。在此人与俏如来的默契配合下,三个月后,元邪皇败退。神秘人再度消失,留下俏如来风中凌乱:师兄,就算你跟九届都宣告这件事情,但是会有用吗?而得到消息的园长面上虽无表情,但是内心也是崩溃的:才三个月啊。。。凰后将此事所为连载故事的结尾,表示“爱情的力量真是强大啊”。


金光大学园---上官鸿信•之一

        相比于现在来自中原的学生,上官鸿信很早就入学了。跟他一届的学生很早就毕业了,而他还在这里学习。那个时候园长还叫策天凤,其他九位负责教授也都在。但是上官鸿信并没有从入学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刚入学时,他和小妹只是和众多学生一样学习,还见到了同在学园的其他王子。但在两年之后,其他王子或毕业或退学之后,他收到通知,成为了园长的弟子。园长需要负责整个学园的运作,所以他并不负责管理普通学生,但若是弟子,那就是园长亲传。而且,他从负责教授偶尔的交流中听说这位园长非常厉害。所以,他对成为园长弟子这件事也是有点骄傲的,虽然这点骄傲在第一次见到园长的时候就被打散了。作为园长的弟子,上官鸿信的生活是非常繁忙的,除了平时的学习之外还要完成师尊的作业,任务多要求高,有时候几天不见人影。但是上官鸿信还是活下来了,并且在园长手下待了有三年之久。这三年中,除了上官鸿信的智慧计谋等各方面有大幅度提高之外,还有一个让策天凤没想到却非常头疼的事情:上官鸿信越来越喜欢跟着他了。一开始策天凤也没有注意到,当上官鸿信开始频繁来找自己时,他只当是师生之间必要的交流,对于他做错的地方也是丝毫不留情面地批评。但是到后来,他发现上官鸿信好像故意做错事情来见他很久之后,他给了上官鸿信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那次令全校都乌云惨淡的作业。上官鸿信非常受伤害,并不是因为检查全校学生的作业有多么麻烦,而是在没有检查完之前他都不能见到师尊。策天凤满以为这次可以让上官鸿信稍微消停一下,但好像没有什么用,上官鸿信在连续熬夜一个月之后,又频繁来找他了。这件事情被凰后知道了,并用她写手的直觉推敲出了一个事实:上官鸿信喜欢策天凤。终于在策天凤收上官鸿信为弟子的三年后,他给上官鸿信的毕业任务是继承羽国王权。

        被逼走的上官鸿信其实很不开心,因为羽国没有师尊。但是既然师尊想要他继承王权,那他就去继承好了。他离开的那一天只有霓裳和凰后知道,而策天凤,根本不关心这事,继续做自己的研究。第二天,霓裳就办了休学追她哥哥去了,表示太久没有揍人手痒,虽然她还有一年就能毕业了。但是凰后知道了就相当于她的学生知道了,但知道了并不代表应对的了。羽国内乱开始于上官鸿信刚刚被园长收为弟子的时候。他的几个哥哥忙着争权,也不管在学园的他,反正有能力争权的都是学园毕业的。想着他在学园对国家内乱根本鞭长莫及。如果在他回来之前就统一羽国,就让他回不来,而他们本来也有这个自信。但是不得不说,凰后还是高估了那些王子的能力。先不说三年过去,内乱还未结束。在上官鸿信离开学院还未到羽国之时,尚在夺权的王子们就已经收到了凰后的传信。但由于几人明着一起对付新进者暗中却还互相牵制,竟让上官鸿信和霓裳悄悄进入羽国拉拢势力。而当他们终于反应过来准备结合所有力量的时候,作为园长弟子的上官鸿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逐个击破,平定了内乱,登上王座。在推行了一系列政策让国家休养生息与发展(承包九届包书布)之后,他禅位给从学园毕业的小妹,十年后第一次回到学园。

        园长是第一个知道上官鸿信回来的人,因为他一回来就冲进园长办公室找人了。至于安保队,只把他当成新生看待,因为他是在学园入学的时候(混)进来的。刚到楼梯口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衣手持佛珠的少年从园长办公室出来。看他的表情,很明显跟以前的自己一样,被骂了。少年有些心不在焉,差点撞到他。不过因为马上要见到师尊了,所以上官鸿信的心情不错,和少年交谈了几句并互换了姓名,用的是高鸿离。虽然有点意外,不过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师弟的,软萌软萌的。见到上官鸿信,策天凤,哦不,已经改名成默苍离的园长是有些意外的。虽然从凰后那里了解了羽国内乱的进展和之后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十年后,他居然禅位回来了,还要永远留下。得知此事的凰后呵呵一笑,感叹了一下园长的天运之后,开始动笔写文了。一周之后,上官鸿信以进修学生的身份留了下来,跟着默苍离。之后几年,上官鸿信的生活在完成工作,高调追逐师尊,与凰后频繁短暂的对话,与师弟斗智,揉师弟的脸和对付(自以为的)情敌中度过。终于,在他暗地里坑了几位负责教授并由自己师弟送了其中两位回老家之后,师弟出师了,他也成为教授了。

 

金光大学园

注意事项: 
1. 本文为欢乐向,小段子,设定混乱,可能前后文冲突,可能逻辑不通,人物可能OOC。 
2. CP不多,主要是亲友向。 
3. 基于时间与脑洞更新。有之一不代表有之二,以此类推。 
------------------------------------------------------------------------- 
 
 
 
 
 

        金光大学园是一所很出名的学校,学生遍布九界。为了应对九界的不同文化风俗,规定由来自九届的教授主要负责学生的各类生活上的问题。至于园长默苍离,校医冥医表示那是一位除了少年天才其他什么都不会的人,负责教授们表示他有一张很欠扁的嘴,某些客座教授们表示他是一个好对手。

        园长和负责教授们的矛盾是由来已久的。几位负责教授曾经联名上书要改变学园的运行模式,结果那次的会议从讨论变成了辩论,最后变成了园长的个人发言,过程那叫一个惨不忍睹。结果就是四位教授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治疗到能下床后立马回了老家;两位教授当场吐血,急救过后也躺了几天才继续上课。至于这几天的学业则是由园长亲自布置,交由自己的弟子检查。整个学园一片乌云惨淡。

        明着不行,剩下几位负责教授决定暗中给园长添堵,等他无力处理离开之后再推行计划。

        道域学生的负责教授是一个老头,叫忘今焉,平时拄着根拐杖一副老当益壮的样子,实际上智力已经迟钝了。他有一个女儿也在学园上课,和同一届的其他三个学生交好,自称“风花雪月”。四个人一起上上课,聊聊天,谈谈感情。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结果老头一是看不惯女儿跟三个小子在一起不理自己,二是想给园长使绊子,就在园长暗中过来视察的那一天在学生饭菜里下了药。结果整个道域的学生整整昏迷了三天,包括他自己,只有园长和风花雪月没有出事。风花雪月那天晚上开溜,跑去看月轮花去了,嗯,一顿饭饿不死他们。而我们的园长大人有校医送的便当,因为食堂做的吃不惯。这件事情过后园长说老头把整个道域区域的空气都污染了。为了园长的健康着想,校医下令封锁道域,未经许可不得进出。没宿舍住的风花雪月乘机表示道域好危险然后跑去苗疆了。

        负责苗疆的教授是退伍军人铁骕求衣。他主要负责兵法的教学,并运用到学园的安保队上,同时也是每年军训的总负责人。军训的教官就是自己安保队的长官,而表现好的学生也会安排到安保队作进一步训练。原来风花雪月中的风逍遥就是被提拔到安保队训练的学生之一。从苗疆来的还有一位客座教授,北竞王。温文如玉,裹着毛裘,每天听曲下棋读书,每周召开一次读书会,日子过得非常清闲。因为身体原因,他还带了一位侍女金池负责他的日常生活和饮食,同时和在学园学习的侄孙苍狼交流感情。而自己的一个侄子千雪孤鸣也被派过来,虽然只有每周的读书会才会露一次面。园长嘛,也就是棋友而已,虽然自己总是输。

        鳞族的负责教授是个把“做人失败”当成口头禅的欲星移。平时给人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常年佩戴玉如意,但据其在学园念书的堂弟表示根本就是一只墨鱼。堂弟在学园的人缘不错,结识了中原的剑无极等人,但因为某些原因与同来学习的皇太子关系不怎么好。皇太子本来是不想来的,因为是他父皇听取了师相的意见送他过来的,而师相正好还是学园中鳞族的负责教授,偏偏自己不爽师相。不过看在学园有很多美女的份上就消气了。本来嘛,那么优秀的学园谁不想来,学得好的都成了家族继承人了(学不好的都勒令退学了,为了园长的健康)。自己虽然是皇太子,但是还是有很多兄弟的,自然要好好学习。

        羽国的负责教授是现有几位负责教授中唯一的女性凰后。但羽国的学生不多,原本就除了上官鸿信和霓裳之外都没有什么要留意的。在上官鸿信被园长收为弟子之后,她就更是清闲。每天除了教学就没什么事情可干,于是就开始写起了文章,并获得了大量的学生读者。上官鸿信是羽国的众多王子之一,来的时候除了一些必需品也把自己小妹带过来一起学习。除了爱护之外平时也可以小欺负一下。

        最后一个有负责教授的地域是中原。作为负责教授中最年轻的一位,玄之玄被赋予了这个艰巨的任务,管理九届中学生最多的中原学生的生活。为了不让自己加速衰老,他选择了统一管理的政策,其实也希望借此实力能想办法让院长离开。但是由于人数众多,他在能够让院长离开前自己先撑不住了,直到他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俏如来会帮他一同管理中原众人,包括自己的弟弟和他朋友等人,而坏消息是俏如来也被园长收为弟子了。

        魔世和佛界的学生是没有负责教授的。不过幸好佛界的学生自律,生活上没什么特别需求,有没有负责教授其实也差不多。而魔世是因为体质问题,所以来的人不多,除了公子开明和入校时被公子开明拐去的戮世摩罗以及魔伶玄狐之外也没有多少人。其实戮世摩罗也不能算被拐的,他是有那么一点讨厌中原,所以面对公子开明热情的三次邀请之后,就跟着过去了,也没和兄弟打声招呼。直到一周后军训,他大哥才看到他的身影。魔伶认识了同为王女的霓裳,也算是在学园的一个朋友。玄狐寡言,平时除了找人比剑就是找人比剑,终于在某一日找到了除了比剑之外的兴趣。

        学园也有九届之外的学生,比如由军师负责的西剑流众人。西剑流其实是一个东瀛的武者组织,内部阶级严明,绝对听从祭司的指挥。而被选中来学园学习的成员皆是组织内部的佼佼者。学园中的成员由军师负责,学习九届的其他文化知识。在学术交流与武艺切磋的过程中与中原史家结成了良好的友谊。

        而学园中也有各种店,从餐饮到酒吧,从药店到超市,为学园的学生提供各种便利和打工机会。酒吧老板娘的义女在学园学习,平时也会来帮把手。药店老板是千雪孤鸣,也就是某苗疆客座教授的侄子。为了老哥的命令和自己的自由,他才开了个店。后来校医的学生修儒也过来当实习生。超市是金雷村的常欣在照看,每天都由小七送来村内新鲜蔬果并帮忙整理店铺,后来玄狐也来帮忙。

 

显示更多内容